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攻略青楼乐师那些年第15章我心悦你见之欢喜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攻略青楼乐师那些年第15章我心悦你见之欢喜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10-23

攻略青楼乐师那些年第15章我心悦你见之欢喜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攻略青楼乐师那些年第15章我心悦你见之欢喜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0-23

那时候我想得很简单,他的师父离他而去,他心里一定很难受,需要人陪,也想要有人能管着他。而我彼时觉得自己就是陪伴在他身边最好的人选,我无比笃定自己会与他天长地久。

那么正好,我就来管着他。

“你以为他能在这里当上继任首席乐师全靠的是他的本事?还不是要有他的师父作担保。如今他的师父不管他,以后他指不定吃什么苦。你看着,解语楼从来不缺会弹琴编曲的,他如今没人管没人罩,要不了多久就会沦落得和你一样,小乞丐,你来这里攀附一个没前途的乐师?嗤。”

我站起来,抹掉下巴的雨水,这大概是我除了和狗打架以外最凶的一次,“我再说一遍,我不是要攀附他!他也不会去伸手要饭!”

他们的嘴脸那样丑恶,气得我脑袋发晕,忍不住扑过去抓住那人的手腕咬了一口。

我发誓,这一口我用尽我十年来积攒下的全部力气,且任由他们如何揪扯我的头发、拽拉我的肩膀我都没有松口,直到嘴巴里传来令我心头升起快慰的***味道。

“吱嘎——”

许是他们的吆喝声太大,惊扰了景弦,他推开门低呵,“住手。”

我松开嘴,往后退了一步,没成想只退了这一步就撞在了他的身上,我抬头看向他,只瞧见他皱起的眉和紧抿的唇。

倘若我料得不差,他应该是在生我的气。

面前两人消息这样灵通,绝不是平常人家的公子哥,他们有银子,说不定就是景弦的主顾,总之是不能得罪的那种高等人。反观我,但凡能用钱解决的事情,我如今都解决不了,我帮不了他,却还要给他找些麻烦。换作我是他,我也会生气。

但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扣着我的肩膀将我拎进房中。

我们站定在窗边,他松开我,随意抚过刚被他揉皱的衣领,想要将我的领子拉扯平,拉扯了两下后发现我胡咋咋的领子本就抚不平而作罢。

好一阵沉默过后,我缓缓拉住了他的手,一边低头摩挲他指腹上的茧子,一边明明白白和他说,“景弦,你不用担心,你还有我,我会陪在你身边的。要是以后解语楼的人打你,我就拦在你前头保护你。”

他漠然瞧着我,情绪比方才凶狠瞧着我时平静了不少。半晌,他挑起一边眉,低声问道,“这样就能保护我?”

我望着他点头,一本正经地同他道,“因为只要我站在你前面,他们看见了我,就会先打我,打完我之后就累了,会忘记还要打你。”

他忍俊不禁,低下头时轻笑出声,我闻声了,也随着他露出笑脸。

“那若是打你的时候连着我一块儿打呢?”他像是在逗我,非要捡我话里的漏洞刁难我。

我低下头,情不自禁将他的手握得更紧,怯声对他道,“我会保护你的,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可以抱住你,他们就打不着你了。我不与狗争食之后第一次被人打,就是这样保护小春燕的。后来他也这样保护过我,不过他保护我纯粹是因为我答应打完之后分给他一个热腾腾的糖陷儿包子。但是你不一样,景弦,你不必给我什么好处,我就会保护你……”

他微蹙起眉,似轻叹,“你这样,是在做什么?”

在做什么?我望着他,自觉眸中盈盈,“……我在对你好啊。”我理所当然地道,“景弦,你感觉不出来吗?我在对你好。至于我为什么对你好,小春燕教我说,我这个叫做‘心悦’。酸秀才教我说‘心悦’就是‘见之欢喜’的意思。因为我心悦你,见你欢喜,所以对你好。”

“莫要心悦我。”他皱着眉头,对我说,“花官,这样会让我对你生厌。”

“……”我望着他,想说一句不太明白。但为了不让他所谓的生厌真的被践行,我选择了闭嘴。

我不明白的是,难道他平常冷漠的模样不是在表达对我的厌恶?他不是本就对我生厌么。

还能再厌到什么程度,我的好奇竟让我有点想要看一看,看一看我究竟能招他讨厌到什么程度。

好罢,我不想看。我的心告诉我,再好奇也不想看。

我只想劝他做个人,好歹考虑一下我的面子问题,这件事他本可以不用当着我的面说得这样清楚。

比如说他可以等我走了之后用信纸写下来寄到花神庙给我,就说让我不要心悦他,我若是心情好了还可以找人代笔给他回一封信,就说好的我先试试。

这样大家都保留了各自的面子,我试过之后不成功还有理由可以去找他,且如今也不至于让我这样尴尬。

好罢,我不会怪他,因为我方才跟他说了,花神庙破了,我应该会搬走,他或许想的是寄过去我也可能收不到才决定当面和我说的。

姑且就当他是这样想的罢,这样的话我心里好受一些。

“我知道我这样每日来缠你很烦人,但我觉得你需要被我缠着,我宁可你觉得我烦,也不愿意你身边一个对你好的人都没有,我宁可你对我生厌,也不想看你孤独。景弦,我们来日方长,以后我还是会……”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抬起了身侧垂着的手,我瞟了一眼,被迫闭嘴。

天可怜见,我这番话说得这样肉麻到让他受不了吗?他难道是想要打我?

我缩了缩脖子,多年与狗争食被街头暴打的经验让我下意识抱住了脑袋,被砸破的地方虽已凝了血,但碰到还是有些疼,我捂着脑袋对他说,“不要打我头……”

他没有打我,而是将我裹在他的怀里,破天荒地抱住了我。

那种拥抱与冬日里我和小春燕依偎取暖的感觉很是不同,我相信,就算百年过后我也还是会去回味。

回头我要告诉小春燕,快点找个喜欢的人抱一抱罢,那滋味很美妙。

“花官,谢谢。”他在我耳边轻声对我说。

那一瞬间,我的脑中闪过了无数话本子里的山盟海誓,倘若我再有文化一点就可以润润色趁机在此时动情地说出来,说不定我俩就成得明明白白了,但经过一番抵死挣扎后,我仍然一个屁都憋不出。

最后,我只能认真地回答他,“不客气。”

我想,后来我跟随容先生学习得那样刻苦认真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我究竟也是吃过没有文化的亏的人。

为了不打草惊蛇,和他安安静静地多抱一会儿,我特意伪|装出少有的稳重模样,一动不敢动,甚至想到可以借脑袋上的砸伤就这么晕倒在他怀里。

计划似乎是通的,但我怕就此晕过去会让他觉得我性子有些小矫情,所以终究没敢落实。

时间流逝得毫无痕迹,我的怀抱就此结束。

他放开我,对我道,“你回去罢。门后有伞。”

我很聪明地反应过来,他要我拿他的伞回去,就是还有把伞送回来的机会,是在变相地在告诉我,我以后还是可以来找他。

“是。”我点头,望着他的眼睛里应该有星星,因为我觉得自己如今满眸明媚,“明天见!”

他没有反驳,那就是同意了见我。

我抱着他的伞要跑出门时,又听他喊住我,“花官。”

我转过头望着他。

他走到我身前,低声道,“你上次说你今年十三?”

我点头,惊奇于他竟然闻声了我说的话。

“既然满了十三,就可以做些别的,尝试自己靠双手养活自己。”他垂眸看向我,难得地认真,“你说我有手有脚,不会没有出息,那么你也同样。”

我睁大双眼,在意的是他竟然听到了我方才在门外说的那些话,以及,他竟然会关心我的以后。这一趟没有白来,这一场魔也没有白入。

“是。我会去挣钱,攒好了就都拿来给你捧场。”我点头,别的都顾不上,只因是他说的,我便答应得干脆又爽快。

他却摇头,对我说道,“我每日须得看书练琴,你也须得学会为自己的事情奔波操劳。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不明白。

“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愿意把银子都留着给你,这也没什么不对。是不是?”我望着他,“不如这样,我每日挣了银子就拿来给你看,你监督着我,这样我既能为了见你努力挣银子,又能见到你,还可以学会为自己的事情奔波操劳。你说好不好?”

我见他沉默良久,心以为他不会答应。

最终他只是勉强点了头,便转过身去不再理会我。

原谅我当时真的不明白他是何意,后来去了柳州,别人告诉我,他是想说,没事的时候就哪里凉快哪里待着,有事的时候就去忙自己的事,不要来烦他就好。

我竟凭借着无知拒绝了他,并想出了一个能日日见到他的法子,我真是个人才。后来我将这些话笑着说出来,还是觉得很难受。

如今我盯着手里没啃完的鸡蛋,想着那些不着调的过往,鬼使神差转头看了他一眼,对他道,“景弦,你有没有很欣慰,我如今可以靠教书挣银子了。这样算不算是学会了为自己的事情奔波操劳?”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